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下)

浏览:日期:2020-05-27 17:59

  五、风险情况

  2019年,国内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下行压力增加,更加考验银行经营与管理风险的能力。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各类型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如下:大型商业银行为1.38%,股份制商业银行为1.64%,城市商业银行为2.32%,农村商业银行为3.90%。受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影响,消费金融行业整体风险上升,业务增速一定程度上放缓也使得前期风险迁徙暴露。本期多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部分银行不良率超过2%,也有银行针对新形势采取了更为严格的五级分类标准。在卡量、信贷规模增长的同时,若风控能力建设不能与之匹配,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增加将会显著影响信用卡业务乃至零售业务整体的利润贡献。2019年部分银行信用卡业务风险情况如图23所示。

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2019年,监管机构出台了多份文件要求银行加强风控管理,关注的重点有前端规范营销、核心风控能力、动态风险管理、资金流向监控、套现交易监控等,部分监管政策情况详见表4。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部分持卡人还款能力下降,加之信贷规模增速进一步放缓,部分银行信用卡业务风险将进一步暴露,银行需持续关注,及时采取适宜措施。

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与对公类不良资产相比,零售类不良资产难以批量转让,因此资产证券化成为有效的处置途径。2019年,信用卡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共计发行22单,发行金额共计69.02亿元,规模同比增长24.85%,发起机构包括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浦发银行等。据媒体报道,2019年11月,第三轮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启动,农商行首次拿到“入场券”,信用卡不良资产证券化发行量将持续增长。

  截至2019年末,我国银行卡授信使用率为43.70%,大部分银行额度使用率较2018年末有所下降。额度使用率是信用卡业务日常运营中应予以关注的指标之一,该指标过高则可能存在套现、套积分等异常交易的风险隐患。由于未使用额度按比例计入风险加权资产,若该指标过低,将对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产生影响。《北京银保监局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中明确指出,银行应加强授信额度动态管理,辖内商业银行应至少每年一次对客户授信额度进行重检,同时合理设定临时额度的调升频率、有效期和时间间隔。2019年全国性银行信用卡未使用额度情况如图24所示,区域性银行信用卡未使用额度情况如图25所示。

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六、其他关注

  年报中部分银行公布了信用卡中心职工人数,通过对近三年情况进行统计可以看出,随着信用卡业务规模不断扩大,部分银行卡中心的员工人数并未出现同步增长(如图26所示),金融科技助力银行提升运营、管理、服务效率。

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2019年,招商银行推出掌上生活App8.0版本,在进一步强化信用卡主营业务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拓展内容生态、品质电商、汽车生活等生活场景,并将其打造成为银行智能服务体系的重要渠道。报告期内,掌上生活App日活跃用户数峰值903.58万户,期末月活跃用户数4664.34万户,金融场景使用率和非金融场景使用率分别为76.21%和73.90%。2019年部分银行信用卡App情况如图27所示。

2019年银行年报之信用卡专题解读

  七、行业趋势探讨

  2017年以来,伴随大数据、生物识别、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的运用,信用卡行业开启了一轮爆发式增长,监管部门相继提出加强预借现金管理、管控房地产交易、规范营销宣传等要求,同时,越来越多的银行在零售业务开展方面投入更多的资源,加快零售转型步伐,如何合规、高效、科学发展信用卡业务成为业界关注的重点。

  1.多渠道提升获客能力

  信用卡相较其他零售业务来说,具有小额高频的显著特征,与持卡人互动频繁,日常消费能极大丰富客户画像维度,是银行拓展其他零售业务、提高客户忠诚度、开展数据治理的基础之一,是推进零售业务联动发展的有效突破口。现阶段,一线城市竞争激烈,全国性银行大力挖掘二、三、四线城市潜力;城商行、农商行等以往由于业务开展时间短、网点较少等原因,以信用卡为代表的零售业务开展尚不充分,在行业发展的下半场,需充分借力金融科技以及生态建设,及早把握发展机会。

  在新客户获取渠道方面,分行、网申、直销团队等不同渠道各有所长。近年来,银行推进网点的智能化、数字化转型改造,注重提升品牌形象与服务水平,在通过分行渠道进行获客时,考验的是一线服务人员的能力与便捷化、个性化体验;网申渠道需要银行具有相应的风险管控能力与自动化处理水平;直销团队的优势在于执行力强且便于统一管理。2019年度,邮储银行加强内外部资源整合,优化拓展获客渠道,全面启动销售团队组建。

  在行内存量客户交叉销售方面,银行应充分发挥协同优势,构建零售客户全景视图,推进标签化管理,深化数字化精准营销,强化公私联动。此外,也有银行青睐MGM(客户介绍客户)模式,在实际业务开展中,需提高对中介机构的鉴别与把控能力。在存量客户的运营中,也要针对高价值客户做好日常促活、客户挽留、续卡管理等,尽可能减少优质客户的流失。

  2.金融科技助力精益化运营

  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图数据、生物识别、区块链、联邦学习等金融科技手段助力银行打造智能高效的运营体系,标准化、智能化、集约化作业显著提升了运营效率。在进件审批与授信阶段,银行可结合外部数据与评分模型、场景化人脸识别核身等,有效评估客户风险,控制总授信敞口和杠杆率;在贷中阶段,基于数据模型与业务策略,一方面进行异常交易侦测,进行风险排查,实施动态额度管理,提高风险预警的及时性、有效性;另一方面结合客户价值分层开展针对性营销促活,提高业务贡献度;在贷后阶段,利用关系图谱、失联修复、智能外呼等手段推进催收工作的开展。

  在卡量增速放缓的背景下,银行更多比拼的是金融科技加持下的精益化运营能力。后疫情时代,新基建将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疫情带来的挑战极大加速了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金融新基建”的概念也应运而生。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所明确的重点任务包括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等。在年报解读过程不难发现,近年来银行不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2019年,国有大型银行在金融科技上的投入占营收比重均在2%以上,建设银行以176.33亿元的总额位列第一,股份制银行虽然投入资金总额不及国有大型银行,但在营收占比上与之不相上下,招商银行此项占比更是高达3.47%,区域性银行科技人员占比也有所上升。金融科技重塑银行服务的赛道已经全面开启,开放API、银行即服务等理念催生商业银行全新业态,信用卡业务作为金融科技成果展现最为直观的载体之一,也将在金融科技的浪潮中再次开启变革。

  3.科学管理注入长效发展动能

  银行内部科学、精细化的管理是业务持续、健康发展的保障。2019年,中国银行全面实施信用卡激活率、动户率、额度使用率、风险调整后资本回报率(RAROC)和不良率“五率”指标评价,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持续优化信用卡业务结构,有效管控业务风险。2020年3月,邮储银行公告显示,董事会同意信用卡中心专营机构设立方案,架构的优化能够有效提高业务开展的市场化程度,进而激发活力,向客户提供更加专业化、集约化的服务。

  此外,在合规的前提下,银行在信用卡业务的发展方面也应树立科学的经营管理理念,平衡收益与风险的关系。2019年,监管加强现金贷、P2P等行业整顿,共债客群资质恶化,2020年初疫情使部分持卡人还款能力及意愿下降,业务风险进一步暴露,前两年突飞猛进的信用卡及消费金融业务在一定程度上进入了盘整期。但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政府出台系列政策促进消费,居民消费意愿逐步恢复,此时,银行如果一味关注前期资产质量承压的结果而收紧风控政策,则将错过新一轮的发展机遇。风险暴露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这就要求银行必须构建前瞻性的风控管理体系,努力降低经营风险,通过差异化定价、优化资产结构等途径创造价值,根据对趋势的预判制定管理政策,而非亦步亦趋。

  自2019年8月人民银行改革LPR形成机制至今,LPR已经历了多次下调,在全球信贷宽松的趋势下,LPR短期仍有下行的可能,实体融资成本下降将对银行利息收入产生直接影响,银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相较对公业务来说,零售业务风险分散、受经济周期波动影响较小,是银行提升整体经营能力的突破点。同时,在普惠金融的推进下,为个人、小微企业、特殊群体等提供金融服务也是银行业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信用卡作为零售业务的重要部分,是我国目前发展较为成熟、完备的个人消费信贷产品之一,其产品形态、服务方式等愈发呈现出多元化、智能化的趋势,未来发展值得期待。

  来源:中国信用卡

在线申请信用卡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的评论